第三章毛煞

  回去以后,贺钟华一夜未眠,虽说他是做走活的,也见识过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今晚上碰到的却是有些怪异,那鬼东西好像没有恶意。

  第二天一早,他像往常一样去乡公馆,路过一条护城河时,发现那儿围了不少人,大伙都一个劲的往下瞅着。贺钟华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挤进去一打听,才知道那河里好像死人了。

  正巧这时,所里的刘二带着几个人匆匆忙忙跑过来,把围观的人驱散,安排了些人手准备下去打捞。贺钟华也不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没有国民围观的乐趣,转身就要离开。

  可刚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惊呼,转身一看,那刘二跑过来,脸色惊恐说:“钟华,你……你过去看看!”

  贺钟华心里疑惑,啥事把他吓得,急忙跑过去一看,岸边上此时被打捞上一具尸体,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臭味,腐烂带着鱼腥味。

  要说啊,这死人贺钟华见多了,可眼下他却被吓到了,那尸体不正是昨晚遇见的吗,死灰色的双眼怒睁着,皮肤惨白,全身穿着一件破旧的衬衫和黑裤子,嘴巴微微张着。不知怎么着,贺钟华总觉得这尸体好像在对他说话,这种感觉有些怪异。

  当然要说这死人不足为奇,贺钟华捂着鼻子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下尸体,猛然掀开了尸体胸前的衬衫,这一下子他呆愣住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表情凝重。尸体的胸腔部分竟然是空的,里面内脏全部消失了,而四肢却健全。

  刘二心惊胆颤的走过来说:“这人我查了,是县里卖早餐的王大喜,前几日失踪了,今早有居民在这河里发现。”

  贺钟华点点头,起身后看了眼这护城河:“刘二啊,你将尸体先抬回去,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说完,转身离去,走了十来米后,贺钟华又不放心,画了张镇魂符给刘二,让他贴尸体上,随后赶回了家,把这事和老头子一说。老头子一听,沉思了半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碰到毛煞了!”

  贺钟华一愣,这毛煞他可认识,应该来说是水里不干净的东西,所谓毛煞,生人溺水,毛煞缠魂。古有水猴替身,乃是为投胎而做。但这毛煞可不一样,生性阴残,根据老头子口述,其身如蛇,足如蚣,嘴如鱼,好食生人内脏,这玩意遇到了就躲不过,也只能怪那王大喜倒霉。

  老头子倒是想的挺多,继续说:“毛煞既然残害生人,必然会牵住生魂,昨晚上你遇到,恐怕是他想要向你求救。”

  贺钟华无奈说:“毛煞潜于水中,护城河那么大,这忙倒是咋帮?”

  当然,这不是啥理由,只是贺钟华有些纠结的是那王大喜,昨晚上要是不那么惊悚,他也不会被吓得一夜睡不着。

  老头子瞅了贺钟华一眼,怒骂说:“别找理由,这毛煞必须要解决,不然死的人还会更多。”

  没办法,贺钟华只好把这个活给接下来,等到了乡公馆后,他仔细翻阅了护城河的资料,毛煞形成必有原因,果不其然这一查就查出了不对劲。

  县里几十年前原来有鬼子侵入过,当时是弄得民不聊生,鸡飞狗跳的,害死了不少人,这里头有许多无辜的百姓被淹死在河里。听说那河面是血红一片,三天不散,恐怕聚齐的冤魂不少,后来请了个道士做法,这道士也算有些能耐,命人雕刻了一块墓碑,在上面画符,随后沉入了水中。

  按理来说应该能平安无事,冤魂怨气被镇压,可为何却出现了毛煞,这事贺钟华想不明白。正巧这时,门外进来一精壮的小伙子,长得黝黑,一进来就冲他问道:“你就是贺钟华?”

  贺钟华一看这小伙子面色有些不善,心里头咯噔一下,自个也没啥仇人啊,心虚的点点头。

  这小伙子立马表情一变,哭诉说:“我家大哥昨晚托梦给我,说找您帮忙,他死的冤枉啊!”

  原来小伙子是王大喜的弟弟王大宝,帮人打活,昨晚见自个哥哥托梦,说身死在护城河里,魂魄不得安身,前来向贺钟华求救。他本不相信,可没想到梦境成真了。

  贺钟华一听,也只能叹息,他把事情原委一说,两人都沉闷下来。贺钟华心想不能坐以待毙,让王大宝回去准备两个灯笼、斗灯一盏、纸人一个、另外弄把杀猪刀,晚上去那护城河外。

  王大宝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干啥,但是也没含糊,扭头就出去准备了。贺钟华也没闲着,回去以后,问老头子要了个招魂铃铛、七星剑、一枚六帝钱、还有一副用墨斗编成的网。

  等到了晚上,贺钟华和王大宝都出现在护城河边上,这儿其实离小县有些距离,平日里也没人来往,边上就是一堵破旧的城墙,长满了青苔。所以大晚上的也看不清周围,除了月光照射在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古剑尊大道朝天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