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司马田变脸

  徐天择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沉吟了良久之后,方才说道:“有可能,不过,万一不是风水阵引发的怪像呢?”

  说到这里,他们两人皆是沉默了,眼中闪烁着极为复杂的光芒,随后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而且,他们还有种预感,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盯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愈发的清晰。

  “我靠,我可不信这世上有鬼,肯定是那墓主人弄出来,故意吓唬我们的,坚决不能被他给忽悠了。”姜浩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语气极为坚定。

  然而,徐天择的表情却不是很乐观,眼中始终有着一丝忧虑。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司马田已经将这地下空间的大部分区域都搜索了一遍,毫无收获,连一块小石子都见不到。

  这让他极为懊恼,忍不住把目光投向中心的莲台位置……

  见到这里,徐天择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冷声呵斥道:“司马田,不要做得太过火,打扰了人家的安眠,已经是大不敬了,你难不成还想亵渎这位前辈的遗体?”

  然而,司马田却是没有搭理他,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撂下一句话:“得不到那座鼎,我誓不罢休!”

  “你真的疯了,你也知道,你想找的东西是一座鼎?一座鼎有多大?再不济也有半米高吧,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可能放在上面?”徐天择加大的声音,毫不给面子地呵斥道。

  另一边的盛天源,看起来也是蠢蠢欲动,要跟司马田一起动手,上去检查一遍那个遗体的情况。

  但是经过徐天择的提醒,他猛然醒悟过来,那座鼎好像真的不在这里呢!

  而且,亵渎前辈的遗体,这是风水界中,乃是大不敬的忌讳,他可不想去冒着被全天下人戳脊梁骨的风险,故而停了下来,没有再凑过去。

  这家伙也是聪明的货色,见状,忍不住奚落到:“司马田,你太丧心病狂了,连前辈的遗体都敢亵渎,这天底下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你最好停下来,否则出去之后,我要把你的事迹,广传天下!”

  这家伙忽然间就变成热血的愤青了,实在让人无语得很,姜浩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也不知道这家伙哪里来的底气,居然敢挑衅司马田。

  要知道,上一次盛天源对姜浩突然出手,要狠狠地教训姜浩的时候,就是司马田出手,稳稳地钳制住他,让他无法逞凶的。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这家伙绝对不是司马田的对手,也许撑不了十招,就要被对方打成狗!

  不过很快的,姜浩就知晓了缘由,只见盛天源大义凛然地指责完司马田之后,便是朝着徐天择露出一缕讨好的笑容,看起来极为谄媚。

  随后,他屁颠屁颠地朝这边跑了过来,态度极好地打招呼:“徐叔,我刚才说的没错吧,像司马田这种不敬重祖宗的人,当真该死!”

  同时,他也是朝姜浩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大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笑眯眯地道:“姜浩小兄弟,你觉得,我刚才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姜浩彻底无语了,而且也明白这家伙为何要这样做,这丫的估计是想巴结徐天择以及姜浩,才显得如此谄媚,甚至不惜借此去得罪司马田。

  另一边,司马田带过来的几个手下,脸色都很不好看,以林琨为首,面色不善地盯着姜浩等人,冷声喝道:“顽固不化的人,我们老板又没有亵渎先人,只是上去一趟,想看看他有没有留下遗物,或是有没有未成完成的遗愿,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老板当然会帮这位先人完成遗愿!”

  “你这家伙倒好,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居然敢朝我们老板泼脏水,这是想死吗?有种过来,跟我们老板光明正大一战,我保证你会被打成死狗。”

  这家伙脸皮倒是够厚的,分明是要夺取墓主人的陪葬品,但非要给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且一点也不觉得心虚。

  盛天源负手而立,站在徐天择身侧,大声喝道:“我自问不是他的对手,那家伙是个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地一套,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捅你一刀,我才不想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这边,他们两人在斗嘴,那边,司马田并未理睬这边的事,他一步一个脚印,渐渐地踏上高台,已经来到了莲台的边缘位置。

  “司马田,你要慎重,这是亵渎先人的大罪,你打算下半辈子背负骂名吗?”徐天择看不下去了,挺身站了出来。

  但是司马田视若无睹,此时已经来到了高台上,站在那个前辈的遗体前边,俯视着对方。

  这家伙的态度极为轻慢,完全不敬重死去的前辈,就那么傲然地看着这句遗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古剑尊大道朝天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