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一定在做梦

  这一定是在做梦,而且是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陈耀祖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得稀奇古怪了。

  自己倒还是自己,就是身上的衣着打扮有些古怪。

  首先觉得奇怪的是,自己明明是寸头,现在却有一头长发,在头顶上盘成了一个发髻,还用网巾固定了下来。

  再说衣服,现在自己身上穿的也很奇怪,里面一件窄袖交领袄,外面套着一件方领对襟比甲,脚上则是穿着一双短筒布靴,一条直筒裤的裤脚扎进了靴筒里,靴筒还用绷带扎得紧紧的。

  这种打扮,陈耀祖只有在电视里面才看到过,像是明朝时代的服饰。

  如果陈耀祖不是打了一盆清水照过自己现在的模样,确定水里映射出的面孔确实还是自己,陈耀祖绝对会怀疑自己一定是穿越了。

  这只能是在做梦了,做梦前所发生的事陈耀祖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段时间对陈耀祖来说是一段悲伤的日子。

  含辛茹苦地把自己抚养大的老父亲陈光宗,还不到60岁,就因为早年积劳成疾病逝了。在去世之前,父亲清清楚楚地交代,他死后一定要把他的骨灰送回乡下祖坟安葬,并且要为他在陈家祠堂立上灵牌。

  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除了这个遗愿,还有就是一串古怪的钥匙。

  看完遗书后,陈耀祖大概明白了些什么。

  父亲的遗愿是要遵循的。

  待父亲火化过后,陈耀祖边带着父亲的骨灰返回了乡下老家。

  待回到乡下之后,陈耀祖这才知道,老父亲早就安排的一切。

  陈家的规矩很多,关于这点陈耀祖很早就知道,只是他以前不想听老父亲唠叨。

  接待自己的是陈耀祖还算熟悉的一位族伯,在他的安排之下,老父亲的身后事基本无需自己过问,族伯就组织族人用很高的规格安排好了一切。

  “耀祖啊,现在你父亲已经过世了,按照家族的规矩,也按照你父亲的遗嘱,该由你来继承家族的荣光了,钥匙你带回来了吧!”

  等父亲的身后事安排妥当之后,族伯又找上了陈耀祖,有要事要跟他交代。

  陈耀祖知道,重要的事情来了。

  还在很小的时候,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陈耀祖就得跟父亲回乡下,去接触陈氏家族的那些人和事。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父亲的身份特殊,是陈氏家族的嫡系传人,也是当今陈氏家族的族长。

  作为族长,虽然家族内的事务有一众族老去主持,但族长却是一种荣誉和地位的象征,每逢族内大事,父亲是绝对不能缺席的。

  现在父亲过世了,这个位置轮到自己来坐了。

  因为按照陈氏家族的族规,族长虽然不管具体的事,却必须由嫡长子来继承,除非嫡系后继无人,才能由族老选择血脉最近的血亲来继任。

  一个很古怪的规定!

  就这样,陈耀祖被族伯带到了陈氏宗祠旁边的一栋青砖红瓦、砖木结构的古楼里,从现在起,这栋古楼就属于陈耀祖来继承了。

  在古楼里面,有一个特殊的房间。

  “这就是家族的荣耀室,除了族长、族长指定的人员、家族指定的专门负责清洁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被允许轻易进入。”

  在那特殊的房间门前,族伯开始介绍了。

  “我也是受你父亲的委托,在他过世后带你来了解这里面的一切,事关陈氏家族的荣光。”

  这个房间陈耀祖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古剑尊大道朝天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