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匪徒(二)

  刀疤男显然对自己的武力很有信心,看着迎面而来刀锋,脸上依旧挂着丑恶的笑容。向后一小步错开致命的刀锋,但还是被划了一道浅伤,一丝殷红浮现,刀疤男却丝毫不在意,挥刀砍去。

  “竟然伤了我,吃老子一记,和你同伙一起去死吧!”

  几合来回,王安感觉不妙,这人力量不仅比他大,而且还是个娴熟对战的老手!这让王安很急躁,一时半会解决不了,匪徒人多势众,拖的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本想赶紧把这头目给解决了,趁其余匪徒有顾虑时好突围,现在看来是无法实现了。

  未等细想,王安感觉到头上一阵寒意,刀很快,很重,无处可躲,只能硬抗。虽然他咬紧牙关使出全力,但顺势劈下的力量和逆向抵挡的力道,两者差异不言而喻。感受到虎口传来的撕裂,右手险些没握住刀,微微颤抖着。王安狠狠咬着舌尖,转移注意力让手感觉不再那么疼痛。

  “哈哈哈,在挣扎什么?不过你越挣扎,老子越喜欢!”

  “你不守信用!放我们走对谁都好!”

  “哈哈哈,你居然和山贼说信用?你们手上的刀可是好东西,不拿到我怎么可能放过你们。”

  刀疤男肆意着笑着。

  挡住这一击,王安无法确定自己能否抵挡住下个斩击,这一记都这样吃力。对方力量太大,硬碰实在是不明智,只能主动进攻!以巧制力!

  频频出刀,虽然刀法不算精明,但对付眼前这个莽夫应该足以。果不其然,刀疤男的技巧不足,力量虽大却被压制着防御。

  “哈哈,没用的,要不了多久你们都会成为我的刀下魂!”

  刀疤男丝毫不在意,咧着嘴笑着,看起来防御的有些仓促。但刀与刀的相撞就像磕绊,王安每次点到即止,又快速转向从别处袭来。刀疤男不急,胜利已是迟早的事,自己手下众多,看伤势,对面已经抵抗不了多久。

  一道暗芒从王安腰间划过,王安大惊,怕是要着中,连忙躲避也只是错开要害,仍然在腰间留下一道划痕,血迹从破开的衣裳渗透出来。心中急于拿下刀疤男,却忽略了在其身边的手下。

  刀疤男眼神一亮,大喝一声,趁王安中刀精神不集中,双手握刀砍去。

  “还在抵抗什么!乖乖地站着让我砍不就好了!”

  又是一记硬击,王安感受着身上的疼痛和刀身传来的力量,险些放弃抵抗。后撤几步,双手紧握刀柄,即便很努力的保持却也无法稳定持刀,虎口的撕裂让他止不住的颤抖,脸部的汗渍也出卖着他的身体,已经接近枯竭。

  看了眼身边,其余八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负了伤。地上躺着三四名匪徒的尸体,经过专门训练的护卫显然不是这些喽啰轻易干掉的。

  但却从门口打到了室内,边退边战可以躲避好些暗剑,但现在他们已无处可退!已是绝路了么

  武器交错,人声嘈杂,陈志显然无法安眠,只是睁眼看到的景像把他吓坏了。十几二十来衣裳破旧敞露的湿身男子,拿着刀棍和护卫对拼。

  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听到了山贼的词,想必是盯上了马车上的那批货。王安是过来人,应付过强盗土匪,既然奋力战斗显然山贼不给他们留活路。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起来自己这边八九人要支撑不住了,身上的血迹染红了衣服,岌岌可危。对方人数太多,尽管屋内的空间没法让对方形成包围,但也无法招架住随时可能刺来的暗剑。

  王安他们完了陈志的死期想必也不远,很想做些什么,但陈志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刀血相向。从正门出去是不可能的,就这形式不出一刻钟他们就要倒地。四处张望发现一户木窗,从地上寻得一块木板想将其桶开,却险些连木板都没拿稳。

  “好沉!”

  陈志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找不到其他趁手的东西,只好咬牙拿住木板,双手因力量有限不住得颤抖,狠狠砸向窗户。看起来声势不错,但结果也就发出了一些声响,窗户毫无无损。这扇窗成了他挣扎的稻草,尝试几次无果,甩了甩有些酸胀的手臂,眼神蔓延着绝望。

  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互相拼杀,刀光四溅,血迹横飞。

  等等,地上躺着的那人胸口被划开的那个口子,似乎有些深

  陈志越看越入迷,怕是等会自己也会和那人一样,被一刀砍翻在地,内脏翻涌吧被刀砍中死亡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想必一定很疼吧。是的,看这倒下的护卫,眼神好像和自己一样呢,喉咙发出的嘶声呼吸一定很艰难吧,等会也会这样么?

  “呃啊------”

  又有一名护卫支撑不住被砍翻在地,陈志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身体也被禁止行动,无法动弹,身体机能仿佛停止运作。虽然晚上没吃多少东西,但肚子依旧翻腾不已,想吐吐不出,眼神已然麻木。毕竟,下场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察觉道周围有些不一样,陈志也没有去看的想法。一丝凉意袭来,仿佛知道了那是什么,眼神带着一丝解脱缓缓合上。

  “要走了么那就快点结束吧”

  “噗呲!”

  巨大的震动让浑噩的陈志清醒了些,趴倒在地,膝盖手臂传来的痛感刺激着他的大脑。仓促地扭过头,看到一米外一把血淋淋的刀,是如此的鲜艳!

  “李叔!”

  陈志捂着胸口,险些忘记呼吸。那柄血刀本是砍向他的,他也知道自己将要发生什么只是在陈志都闭眼放弃的时候,这人居然推开了他,自己承受了致命的一击!陈志看着车夫身上一道道血痕,嘴微张,鲜血不断涌出,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双手死死抱着那刀的主人。

  痛苦,绝望。

  “我我不想死啊!”

  我不要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古剑尊大道朝天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