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六购物

  庭中的一棵老榕树下,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身雄健肌肉,双腿盘桓犹如另一棵百年老树。他端坐在这鹅毛大雪之中,纹丝不动。

  这便是季震寒,也是那位当初与李溱同入死牢的老人。

  “父亲。”女子一袭红裙,悄然出现在老人的身后,低着头,双手紧紧地攥在了一起。眉目间确是复杂的神色。

  “清荻,这么快就回来了?”季震寒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头看她,“李公子的去向,你可查明了么?”

  “回父亲,”季清荻有些犹豫,她摇了摇头,“具体的行踪没有查明,但只听闻其人在柳府。女儿怀疑,李公子会于中秋出来走动,怕是要和他那表妹见上一面。”

  说完,她银牙一咬,脸上多有嫉恨。

  “在未查明公子下落之前,什么都不能定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便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季震寒顿了顿,站起身来,掸去身上的积雪,“若是李公子还活着,定要将他拉拢过来,不惜一切代价,越早越好。若是拉拢不来……便只能对不起他了。”

  对于见识过李溱学识的季震寒来说,能够拥有如此思想的人,定然不是泛泛之辈。他十分清楚李溱所展露出来的知识,仅仅是其所学的冰山一角,如果运用得当,那将必然引起天地震荡。

  同时,他也认为,自己不必去理解李溱说的什么“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亦或是其他的超前学识,因为,能够熟练驾驭这些学识的,仅仅只有李溱一人,而自己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理解他所说的这些东西,并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方圆,更不能加以运用。

  就像当年汉武帝刘邦所做那样,对于人才,所要做的,仅仅是只要将其招入麾下,便为足矣。

  “女儿明白。”季清荻拱手,却又迟疑片刻问道:“这件事情交由丽娘去做,父亲看可好?”

  “不,这件事情,由你亲自去做。”

  “可是,父亲,女儿还要嫁人,若是和李公子……”她俏脸一红,低下头去。

  季震寒大笑着转过身来,“哈哈哈!别以为你爹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自从你拿了人家的诗作,整天在府里李公子长李公子短的,你的那些好姐妹把状都告到为父这儿来了。若是你能办妥那李公子,将你许与他又何妨?再说,那李公子年方十八,你如今也已十七,正是郎才女貌,为父那日在牢中早就将你许与他了……你这当真不是在打探为父的心意?哈哈哈哈!”

  季清荻实在羞不过,提起红裙就是一脚,踢起白雪一堆,撒了老人一身,然后娇笑着跑开了。

  “嘿!你个没大没小的小妮子,给我站住!”季震寒作势追她,却又作罢,无奈掸去白雪,自顾自地笑着,“哎,老夫的女儿长大了。”

  ……

  十多里外,在大街上走得好好的李溱,突然连打了四五个喷嚏。

  冰儿当即有些不乐意了,眉头拧在了一起,笔直地瞪着他,摆出一副训话的姿态:“都让哥哥不要和雪儿胡闹,哥哥偏不听,非要打什么雪仗,雪都填了一领子,这下怕不是染了风寒。”

  “是是是,小娘子教训的是,回去还望小娘子多多照顾。”

  “哥哥……哥哥又在胡说了!什么小娘子……别人听了怕是要误会的……”少女一阵慌乱,语气埋怨,小脸殷红。

  而李溱仅仅一笑,揉了揉她的秀发。他又望了望天,虽然飘着雪花,但依然令人心情大好。

  此时的李溱,若是不仔细看,很少能够辨认得出来。

  仅仅是简单几笔眉宇的勾勒,以及眼眶的描摹,看上去完全就是另一个人。而衣服也不同以往,如今出门的他仅仅是换了一身灰色的粗布麻衣,腰间一把朴素的佩剑,头上的刘海也变得更为浓密。

  和那个“李家废少”李溱李子健比起来,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完全判若两人。从头到脚望上去,更像是武侠小说中的年轻武者。说得臭美一些,这根本就是武侠小说里的“大侠”。

  其实李溱很早就像这样装扮一次,无奈于化妆用品不足,达不到效果。好在后来冰儿和雪儿都有带化妆品,易容一事这才变得方便了些,他再也不用每日去调那石灰、墙粉还有酱汁,也不用将那些奇怪的东西抹在脸上。

  “哥哥,除了铁杵、硝石、硫磺、木炭、铅条、火石,还有什么没买的?”

  “还有你最爱的董记胭脂啊。”李溱笑了起来,他知道冰儿不好意思提这事。

  “那个好贵,还是不要买了。”少女说着就拉起他的袖子,作势朝着柳府的方向走。

  玩过游戏的都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选择回家选项,多半是注孤生的,若是能够给女孩子一个惊喜,那才是老司机们应该做的事情。

  他一手从腰间摸出一个盒子,另一手牵着少女的小手,将盒子放在她的手上,笑了起来。

  “自己打开看看。”

  少女有些狐疑,小心翼翼地撕开盒封,只见两块精巧的圆形胭脂,正安静地躺在其中,大大的“董记”二字印在盒盖背面,让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给你的,还有雪儿的。”李溱托着少女的手,将胭脂重新盖好,“可要拿稳了哦,摔坏了可就不好了。”

  对冰儿来说,这无疑是一件从天而降的惊喜,而且来的太过突然,把她砸的有些晕乎,她难以相信,李溱会待她如此之好,在她还未提及之前便早早买来了这些胭脂。而且这两块小东西的价格,怕是要赶上她和雪儿的身价了,这让她怎么偿还的清啊……

  想着想着,泪珠就这么滚了下来,啪嗒啪嗒滴在盒盖上,二话不说抱着李溱的手臂,不肯撒手了。

  李溱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不知道她和雪儿之前究竟过着怎样样的生活,但是只要自己有一口饭吃,便不会饿着她们,能有一件衣服穿,便不会冻着她们,如今日子好一些,就该买些她们喜欢的东西。毕竟人生就这么短暂的几十年,谁都应该好好享受一下。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又揉了揉她的脑袋,“走了,打道回府,还要和那些匠人们谈事呢。”

  少女乖乖地点了点头,依旧抱着李溱的手臂不撒手,无奈,两人就保持着这种姿势,向柳府走去。

  一处阴暗的小巷里,积雪开始松动,露出内里的粗麻黑布,黑布下,一双眼睛盯着刚刚李溱和冰儿消失的地方。仅仅是一息时间,便连人带布消失不见,只闻一阵低沉的耳语:

  “快去通知青蝶大人,李公子还活着,就在柳府!”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古剑尊大道朝天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