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药剂(六)

  环阴城北面云山山脉内,林密山高。

  “大哥,快避开!”精瘦男子飞奔而上,将提剑壮汉拉倒在地,就势打了几个滚,二人才站起身。

  只见原来壮汉所在地方掠过一道闪电似的身影,速度极快,竟将沿途的灌木齐腰截断,等到闪电停下才看清楚,是头约有半米长的、老鼠貌怪物,全身呈青碧色,头部有大量灰斑。

  “妈的,哪个杂种提供情报说这里二阶二层吞金鼠,这分明是三阶的青蛇鼠!”壮汉和精瘦汉子看见老鼠怪停下,赶忙摆出防御姿态,嘴里骂骂咧咧不停。

  “大哥,别抱怨了!青蛇鼠速度虽快,但体力有限,咱四个能耗死它!”旁边一矮胖男子全身是血,半蹲着身子拄着大盾,身后护着一名躺在地上的女子,大叫道。

  “我怕他没死,咱们先得嗝屁!”正说着,青蛇鼠身影一闪,快似闪电冲杀过来,壮汉不敢硬拼,侧身躲闪,但身上皮甲仍被划个大口子,吊挂在身上。

  人类将已知的魔兽从低至高分做七阶,分别对应人类的七个大境界。当然,这个划分是以综合实力为标准,并不很准确,魔兽之间各具特色,有些魔兽某个特定属性上远超同等级,但又在其他属性上低于同级,即便是同一种魔兽间也会有细微差别。

  比如青蛇鼠,青蛇鼠是云山山脉特产的三阶三层魔兽,约等于人类武者的真骨三层。青蛇鼠以速度见长,体力和防御是其弱板,但古话说的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再加上青蛇鼠天生机敏狡猾,在是三阶魔兽中较为难缠的对手。

  和他战斗那名壮汉叫刘途,另外三人是其团队成员,都是环阴城的顶级赏金猎人,其中刘途刚突破真骨境,实力最强。

  原来四人是找二阶的吞金兽,但情报有误,惹出青蛇鼠这个怪物。同阶层魔兽往往要比人类厉害,何况青蛇鼠比他们高了数层。

  双方对峙了十多分钟,战况却是不利于刘途四人,负责远程支援的女子受伤,其他三人的体力也逐渐不支。

  精瘦男子刚避开青蛇鼠的扑杀,忽然腹部一麻,竟是一道风刃将肚子划个大口,青蛇鼠还是风属性的魔兽!

  精瘦男子面目狰狞,捂着肚子半蹲在地,鲜血顺着指缝嘀嗒落下,浇灌着地上杂草。

  青蛇鼠见声东击西奏效,吱呀长叫,朝精瘦男子扑来!

  刘途冲到精瘦男子前方,暴吼声“玄甲重盾”,顿时身遭呈现大量淡色点芒,并逐渐汇到身前,如同一面大盾护在前方。大盾乍看下虚幻飘渺,实则是刘途保命绝招,即便是真骨巅峰强者的攻击也能抵挡一二,不过此招对体力和真气的消耗也极大,属于保命的大招。

  青蛇鼠扎入大盾,好似在泥潭中活动,身形滞缓起来,前进一步都要半晌。

  刘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绝好几乎,张开的双臂逐渐在身前合实,指向青蛇鼠,周围的真气也随之聚拢,形成强大的重力场压向青蛇鼠。

  这下可激起了青蛇鼠的求生欲望,疯狂地扭动身躯,发出刺耳的尖叫,试图逃出刘途的大盾。

  双方僵持数秒后,青蛇鼠整个身体缩小一圈,尖叫声也断断续续。但刘途也好不到哪去,嘴角渗血,身子也站不稳。

  终于,刘途大喷一口鲜血,身子如同被人强推一把,连退七八步才稳住身形,捂着胸口半跪于地,大口喘着粗气。

  缓过一口气,刘途抬头环顾四周,青蛇鼠果然没了踪影,这种强报复心的魔兽很少轻易罢手,现在肯定躲在某个角落恢复伤势,伺机而动。

  “大力,黑鬼,还有补血剂没?”刘途朝着矮胖汉子和精瘦汉子喊道,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青蛇鼠的反击震伤了他的内脏和奇经八脉,如不恢复是无法聚拢真气的。

  “没有。”矮胖汉子背起身旁女子,拿着铁盾快步朝刘途跑来。黑鬼迟迟没有发声,却是受了一招风刃,倒在血泊中,昏了过去。

  “靠,老子可不想载到这!翠香楼的女人我还没玩遍呢!”刘途低声骂道,这里还能和青蛇鼠对抗的就他一人,偏又受了内伤,无法恢复真气。等到青蛇鼠恢复过来,四人妥妥团灭的节奏。

  就在刘途打算强行催动真气运行时,忽然表情一动,手指上储物戒指白光一闪,刘途手上已多了两瓶满满的补血剂,药剂晶莹剔透,肯定出自大师之手。

  “这药剂就是再假,也该有点功效吧。”刘途自语道,将药剂喝了大半,“没想到昨个逛黑市买的假货还真要帮大忙,娘的!”

  正暗骂时,只觉滑入喉的药剂变得温热,接着腹中似乎腾起一股暖气,撑得肚子发胀。

  “娘的,该不会有毒吧!”

  不待细想,炽热的暖流分散往四肢百骸而去,在身体所经之处,让人说不出的舒坦。

  “经脉自行恢复,外伤也开始结疤,转换真气速度的都快了不少,老子喝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刘途内心早已翻天惊天骇浪,一些高级疗伤药剂也不过是这种水准,难不成是黑市卖药剂的小子不识货?不应该啊,从外表和气味来看,这分明是补血剂。

  等等,记得那小子打的招牌是“顶级补血剂,药剂宗师亲配!”难不成……

  青蛇鼠一声长嘶打断刘途的思维,不敢分心,刘途赶忙修养伤势。

  有药剂相助,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刘途就能勉强运转真气,但他反而装出丧失战斗力的模样,以此诱青蛇鼠出击。

  果不其然,盘坐于地、微闭双眼的刘途感到后方一阵杀意袭来。毫不犹豫,汇聚真气于手中暗藏的短刃,猛然转身奋力抛出,只听得“呲”的划破声,短刃自口而入,将青蛇鼠划做两截,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矮胖汉子大力早就看呆了,见青蛇鼠已死,赶忙去一把抱起精瘦汉子往回跑,“大哥,老黑没死,还有气,我这就回去救人。”

  “别走。”刘途捡起还剩半口的药剂丢了过去,有气无力道:“等回去老黑早死了,把这玩意给他喝。”

  说完就瘫倒在地,昏了过去,本来就是重伤之躯,刚才一击又耗尽他的全部气力,没十天半月恢复不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太古剑尊大道朝天天骄战纪杀神叶欢放开那个女巫超级兵王遮天帝霸逍遥兵王美食供应商